您好 欢迎来到特色乡镇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策法规 -> 政策解析->正文

从绝对收入消费理论看农民可持续增收问题

时间:2021-10-12 10:22:12来源:南阳农业农村局作者:佚名
字号:T| T

  

  从今年此前的数据看,抑制我国经济在疫情下持续复苏的最大症结,在于消费疲软。

  今年以来,我国经济运行延续恢复态势,经济发展韧性持续显现。但总体看,存在生产端好于消费端的情况,尤其是8月份,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2.5%,增速比7月份回落6个百分点,下行较快。市场“报复性消费”预期落空,消费甚至成为拉动经济增长“三驾马车”中的“短腿”。

  笔者试图从凯恩斯绝对收入消费理论的角度分析问题。这一理论表明,消费与当期收入有关,且存在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规律,即随着收入增加,消费占收入的比重呈递减状态。

  近十年,我国消费支出占GDP的比重平均为53.3%,可以说已经进入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消费拉动的良性轨道。然而受疫情影响,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均值由8.5%下降至6.5%,人均工资增速由8.7%下降至7.0%。收入下降让消费增长“捉襟见肘”。

  这就凸显出农民增收的重要性。按照绝对收入消费理论,收入高的人用于消费的比例并不高,而收入较低的农民用于消费的比例却相对高。有专家测算,如果我国农民消费水平能达到城镇居民的水平,将增加超过10万亿消费需求。

  刺激农民消费需求,根本在于增加农民收入。只有“蓄水养鱼”,让农民鼓足腰包,才能持续拉动农村消费,切不可“竭泽而渔”。笔者认为,当前在农民增收上要关注三方面问题。

  一是经营性收入方面,关注种粮农民增收。在“保供固安全”大背景下,农民参与种养业“老本行”,尤其是种粮的收入增加意义重大。今年来,受前端生产资料价格大幅上涨影响,农民种粮存在“增产不增收”可能,国家及时出台政策,加大奖补力度,重拳调控市场,给农民吃了“定心丸”。未来需要综合施策,重点大力发展社会化服务,促进节本增效,千方百计保证种粮农民收益。

  二是工资性收入方面,重点关注两类人群。第一是外卖小哥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他们属于2亿多“灵活就业人员”范畴。今年国家出台政策,补上了其在最低工资等方面短板,要抓好政策落实,尤其在养老和医疗等方面做好衔接。第二是返乡创业人员,我国现有返乡入乡创业创新人员超过1000万,他们在创造自身经营性收入的同时,也给参与经营的农民带来工资性收入,要出台政策重点帮助其解决在设施用地、贷款保险等方面的难题。

  三是财产性收入方面,稳慎推进各类政策。这方面增收潜力最大,但情况也最复杂,涉及宅基地、集体资产等农村改革“深水区”。要有历史耐心,出台政策要“稳”字当头,宁愿步子慢一点,也要坚守土地公有制性质不改变、耕地红线不突破、农民利益不受损三条底线,不能以各种名义强制农民退出宅基地和强迫农民“上楼”。

  


http://nyj.nanyang.gov.cn/zcjd/46291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