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来到特色乡镇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特产观察 -> 特产评估->正文

中国农化行业转型和价值升级的三个路径分析总结

时间:2019-04-22 19:07:44来源:中国农资网作者:
字号:T| T

很多年前,农化企业都在谈转型和价值升级,譬如产品线的收缩与聚焦、扩张与完善,作物解决方案的兴起,农业全产业链的布局,农业互联网+的风口,农事服务的探索,渠道链条的调整等等。然而转型是在探索中进行的,是困难的,大多时候,整个行业的转型路径并不明晰,盲目转型者、转型受阻中止者、观望旁观者皆有。

笔者认为中国农业未来的方向是这样的:1.品质农业(绿色健康靠谱的农资供应、土壤健康、营养平衡、解决方案、产销流畅);2.农业生产性服务—现代化规模化农业(农资供应的高效率、土地托管半托管、打药浇地播种施肥等耕种收机械化操作和劳务输出、粮食烘干与产销服务等)3.数字农业(更智慧化、精细化、科学化、合理化、标准化、工业化的种植管理系统和方案,真正实现高科技农业种植)。

时至今日,笔者清晰地感受到了中国农化行业转型和价值升级的三个路径:深扎作物的作物产业生态圈、农事服务为主导的集成服务、数字农业。而前两种路径的典型就是中国农化行业的龙头企业诺普信和广西田园,他们为行业做了引领。虽然笔者曾在不少文章中提过,但这里还是想梳理一下,供大家参考,原来我们以为的小趋势正在成为大趋势,原来弥漫在行业的迷雾正在逐渐散开,未来的路径正变得清晰。

1、品质农业:深扎作物,构建作物生态圈

2015年初,诺普信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战略转型——田田圈,目的是要构建农业互联网大生态。据知情人转述,当卢柏强董事长把农业互联网生态路径系统起来的时候,彻夜兴奋,好像长久的困惑和问题忽然间有了解决办法。于是号召诺普信全公司田田圈再创业,彻底转型,就有了田田圈打爆栖霞等、百县会战、十天收款数千万等等的种种火爆活动…

2016年末,诺普信总经办通过微信公众号发了一篇《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雄关漫道从头越》,诺普信开始了自己的反思与商业价值的回归。2018年的全国植保会,诺普信罕见亮相,带着“农业不再落后,农民无比幸福”的新愿景隆重亮相。

近日,诺普信发布收购金穗部分股权的公告在农资圈再次引起了热议。诺普信拟通过向交易对方发行股份、可转债及现金方式购买广西金穗集团55%股权。2018年,广西金穗集团公司总资产近15亿元,集团国内流转的土地储备面积达5.6万亩,老挝流转的土地储备面积达3.2万亩,主要从事香蕉、火龙果、柑橘、甘蔗等经济作物种植。

此外,田田圈在这几年通过参股或控股的方式迅速建成了一批深度聚焦作物的农业区域综合服务平台,像我们熟知的烟台顺泰植保、海南诺泽农等等,都是诺普信控股的平台服务商,这些服务商大都是区域内聚焦作物、拥有基地服务能力。诺普信控股他们之后,通过资源整合,建立生态圈,形成产供销一体化的闭环商业模式。

就像诺普信副总经理王时豪在农服大会上分享所说:田田圈1.0时代主要做农资产品供应服务,2.0时代主要深扎作物,围绕一个作物做整体种植解决方案,田田圈3.0时代就是构建作物生态圈,做农业全产业链专业化服务,这些服务包括:农资分销服务、农业种植技术服务、农事服务、农产品服务、农村金融服务、农民教育服务等。

至此,诺普信的转型发展路径清晰无比,迷雾逐渐打开。以作物为核心,从基地种植到种植解决方案服务到产销环节乃至更多,诺普信的发展转型路径就是以作物为体系,构建全国性的真正的农业全产业链服务。当然除此之外,诺普信也在布局农事服务,譬如雨燕智能在做作物飞防解决方案等。诺普信相对应引领的是实现中国未来品质农业的问题。

笔者想起《农资与市场》传媒主办的2017年度行业智慧领袖峰会,诺普信董事长卢柏强出席,让人意外,事实上是卢董极少参加媒体组织的行业会议。据说,那次卢董是为了《农资与市场》传媒整合的100多位作物大王而破例参加的,作物大王对正在构建作物生态圈的诺普信来说是极具吸引力的。

农资行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事实上它只是农业服务极小的一个板块,在综合农业服务时代,农民的需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少处在大变革时期的农资企业和渠道商是极其困惑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第一很难做聚焦,难做到断舍离,其二就是没有深扎单一作物。

在我们接触的农化企业和评选的作物大王中,笔者发现只要踏实认真的深扎作物的,都不是那么困惑,而且对于未来充满信心。譬如台州农资、海南诺泽农、顺泰植保、富钾农资、参王植保、新安植保、杭州良益、德胜植保……他们被行业不断地学习、模仿。但事实上需要学习的不是模式,而是沉下心去、认真专注地扎到一个作物里。就连云南的农资平台大佬天穗农资张宏都坦言他非常羡慕这些可以专注作物的服务商们。不光是这些传统渠道大佬在深扎作物上找到了路径,就是新生力量,譬如海南正达永昌的常慧也在聚焦哈密瓜上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地和出路。

记得诺普信的一个高管说,我们在短时期农业整体水平无法超越一些农业发达国家,但我们在短期内,只要深扎一个作物,那么就可能在单一作物种植水平上实现超越,譬如当前国内的火龙果种植。

那么聚焦作物也不是说做就可以做那么简单,笔者的一个朋友老猫总结,对于多数农资商来说,聚焦单一作物要考虑这些因素:1.当地某一种植面积与种植结构 2.经济价值 3.技术含量 4.在你的市场区域内有没有人在专注做,做的怎样?5.你对该作物的熟悉程度6.市场竞争同质化程度 7.未来市场潜力。进而,我们结合结合自身产品、区域优势、技术人才优势、资源优势做突破,做定位及取舍,譬如以作物单一难点或品质为突破口;以土专家或技术大咖为突破;自建作物示范试验基地等等,都是一些路径。

2、规模化农业:农事服务,功能集成!

关于农事服务的探索,国内农服组织和企业太多了!广西田园、全丰标普、农飞客、金丰公社、中化MAP、卓沃农业、蜻蜓农服、江苏众创等等太多了,这里拿广西田园来说,是因为田园的探索和理念最具代表性。

2012年广西田园边率先在全国探索农事服务。据说,第一次在河南让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观看无人机打药演示时,吓了一身汗,生怕飞机会掉下来。但也是从那时开始,田园开始了漫长的转型之路,以农事服务为主导做农业综合服务商。

田园和诺普信的路径不同,有重合的部分,差异化又有很明显。诺普信的纬度更多的是聚焦在品质农业和生态产业链,解决如何种好地的问题;而广西田园的纬度更多的是聚焦在农业劳动力和渠道链条问题上,是降低农业生产成本,解决谁来种地的问题。(个人浅见,不到之处,请斧正)

农资的竞争正在变成集成服务(综合服务的竞争),广西田园的商业逻辑核心是:渠道缩短、功能集成,种药肥+农事服务一体化,把农资商整合资源变成综合服务商。这样能够相应地提高渠道流通的效率、降低推广的成本,进而降低农户的种植成本,提升农业的竞争力。广西田园相对应着力的方向是实现中国农业现代化规模化,提升服务效率的问题。

当然,由于农业种植的比较收益较低,农事服务发展比较困难。但是这就是未来中国农业效率提升和竞争力提升的必然路径,国家也打大力推进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农事服务组织、专业化植保服务组织、专业化统防统治组织)的发展,这条路是不会错的,只是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时机或节点,或者需要探索一个更有效更高效的路径,在此之前,我们必须要做好布局,把自身的根基做扎实了。

广西田园李总谈论更多的是从企业端和渠道端的功能集成、渠道缩短。那笔者想说的是,在农户种植端,我们如何把分散的小农户组织起来,实现农资供应的集中采购、农事操作的统一服务、农技服务的集中指导以及更合理的利益分成,以实现农业生产的服务规模化。

这样的农事服务一定是区域本地化的服务,那么农服平台在开展农服的时候,需要因地制宜,结合资源配置,做好样板市场,找好农事服务的入口,真正具备平台思维和开放格局,千万不能大而全,什么都想做,什么都想自己来做,那样的农事服务只能是水中月。

3、数字农业:高科技农业的实现路径!

最近我对数字农业有说不出的感觉,总想去探究数字农业离中国究竟有多远。(欢迎对数字农业感兴趣的朋友添加笔者微信交流:15136174181)

去年的时候,极飞科技联合创始人龚贾钦的朋友圈里发了一句话:未来中国农业的很多问题都可以用数字来解决。而极飞科技2018年的年会主题也是:数字农业的未来。

我们看到当中国农化企业在聚焦作物,高喊农服的时候,外企在干什么?外企诸如拜耳、科迪华包括国企先正达、电商巨头子版块京东农服清一色的提出了:数字农业、精准农业、智慧农业等概念,先不讨论概念,我们且把这些统一归为数字农业。而国内云洋科技、奥科美、托普云科技、大气候农业、慧种地等也加快了数字农业的进度。

近两年数字农业成为投资的风口,国家也在倡导农业大数据,倡导数字农业,这说明数字农业就是中国农业未来发展的战略方向。中国农业的未来一定是高科技农业,而高科技农业的实现路径的关键点之一就是数字农业。数据将会成为未来农业生产极其重要的生产要素,未来农业的突破源于大数据的应用与分析!

那么数字农业要实现的是什么价值和目标?数字农业要实现的是农业种植和管理的智慧化、精细化、科学化、合理化、标准化、工业化。

同时,数字农业也是真正实现品质农业的关键路径,只有标准化精细化科学化的种植标准和方案,才能保证农产品的持续高品质,而这就需要依托数字农业。

那么数字农业究竟离我们有多远?之前,我会觉得数字农业是一个给投资方看的风口,是不能解决当下中国农业面临的问题的,就像空中楼阁一样,飘着,难以落地。但最近,我改变了自己对数字农业的看法,我非常认同那个观点:在趋势里边的人觉得这是一片海,在趋势外的人觉得这只是一滴水,农业的未来正在被眼前的小趋势所塑造、所打磨、所驱动!

关于数字农业,其实有不少的基地农场已经在展开应用了。笔者在农资圈里,从农资的视角来看数字农业,自然是有偏颇的。农资只是农业服务的其中一小板块,我们应该跳出农资圈来看整个农业未来的发展走向,就会感知到数字农业是未来的一种必然趋势了。

刚好前几天,笔者与作物大王富钾农资的董事长赵堃交流,他们有几个作物大棚,因为是很熟悉的朋友,本来想与赵总聊聊数字农业,还未等我开口提到这一块,赵总便向我透露他们已经在低调地数字农业了,只是刚刚开始探索。我暗自想,数字农业的趋势和未来,正在被大家所感知,它并不遥远!

一个农化企业的高管说:“未来我们将在在田野中将看到这一场景:农业生产呈现中等规模化、过程机械化,生产订单化、合作化、科学管理精准化、农业种植服务专业化!”

想起来刘春雄老师近日抛出的话题:销量增长和价值升级,那个问题有优先权?没有销量增长,现在日子难过;没有价值升级,未来没有位置。其实,鱼与熊掌可以兼得,价值升级,必将带来销量增长,只是销量增长是急活,价值升级是慢活。

笔者觉得上述这段话,尤其适合农业企业。农业是慢活,急不得,企业转型创新实现价值升级,短期内必然会波及销量,但真正实现价值升级后,何愁销量?

对于构建作物生态圈和农事服务来说,已经是不得不做的事情,是中国农业服务的清晰路径,莫在观望和犹豫了,你已经晚了部分人第一步,何不赶快行动?而对于涉足数字农业做价值升级,刘春雄老师给出的路径是:早布局,骑上马,等风来!


更多农资信息,请关注中国农资网。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摘自互联网,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立刻删除。另,本文的真实性和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承诺,仅供读者参考

[编辑:xiaoli]